原料一路高歌猛进,面料价格为啥不升反降?

发布:2021-03-25 14:23      点击:

      “棉在吼,涤在叫,人棉在偷笑,涤纶在蹦蹦跳,锦纶丝更是呱呱叫,氨纶在咆哮,原料成本发高烧,前期报价已无效,涨得我们都想不到,市场没有后悔药,昨天报价已无效,价格已经全部乱了套。”近期,一个段子在纺织人的朋友圈内广为流传,年后这波涨价潮显然依旧持续,各种原料仍旧是涨势“喜”人,一天一个价的情况时常出现。
 
      然而,随着原料价格的不断攀升,面料市场却出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。
 

原料涨势不减

      目前,纺织原料市场可谓“涨声一片”。
 
      据3月8日发布的中国·柯桥纺织指数显示,3月以来,涤纶原料价格指数明显上涨,华东地区PTA现货主流价格为4470元/吨~4520元/吨,较2月初上涨750元/吨左右~795元/吨;MEG主流价格为6070元/吨~6110元/吨,较2月初上涨1525元/吨~1567.5元/吨;聚酯切片市场报价逐日上涨,江浙地区半光切片现金或3月承兑价格为6450元/吨左右,较2月初上涨1375元/吨左右。萧绍地区涤纶长丝价格逐日上涨, POY报价为7800元/吨~7855元/吨,较2月初上涨1955元/吨~2030元/吨左右;FDY报价为8900元/吨,较2月初上涨1800元/吨左右;DTY报价为9350元/吨,较2月初上涨1500元/吨左右。涤纶长丝市场价格较2月初明显上涨,织造企业备货增加,涤丝成交逐日增加,价格逐日上涨。

 
      纯棉纱的价格再次爬高,人棉纱价格逐日上涨。3月初,萧绍地区纯棉纱市场报价明显上涨,气流纺10S纯棉纱报价为14325元/吨~14375元/吨,较2月初上涨1225元/吨~1275元/吨;普梳32S纯棉纱报价25780元/吨~25850元/吨,较2月初上涨2630元/吨~2700元/吨左右;精梳40S纯棉纱报价29530元/吨~29600元/吨,较2月初上涨3080元/吨~3150元/吨左右。
 
      粘胶短纤原料价格同样上涨明显。粘胶短纤1.5D×38mm中端实际中心价为15750元/吨左右,较2月初上涨2000元/吨~2050元/吨左右。1.5D粘胶短纤价格大幅上涨,粘胶短纤市场价格逐日上涨,厂家报价明显上涨。粘胶短纤成交逐日增加,成交价格明显上涨。人棉纱价格明显上涨,30S人棉纱价格报为19600元/吨左右,较2月初上涨上涨2250元/吨左右;40S人棉纱报为20800元/吨左右,较2月初上涨2100元/吨左右。
 
      对于原料上涨的现象,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员、企业研究处处长刘兴国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分析说,“原料价格上涨存在多方面原因:一是需求拉动,由于国内外需求强劲恢复,我国企业的原料需求显著增长,客观上拉动了原材料价格的上涨;二是价格刚性因素作用导致原料价格上涨,如劳动力价格的刚性上涨;三是CPI的持续增长向原材料领域的传导,推动原料价格上涨;四是上游原料价格上涨,传导至中下游,导致中下游原料价格相应上涨;五是受跟风、炒作情绪影响而导致部分原材料上涨。”
 

      刘兴国同时还表示,“原料价格的上涨,表现为4种类型:一是自身受外部因素变化影响而上涨;二是由于价格传导而上涨;三是跟风上涨;四是炒作性上涨。近期原料价格几乎是普遍上涨,而且涨幅较大;总体上看,导致原料价格上涨的各种因素似乎都在发生作用,四种类型的价格上涨都有存在。”
 

面料不升反降
 

      毫无疑问,此次原料上涨对中小型面料企业的冲击明显,特别是一些做低端面料,库存又高的企业,议价能力弱,原料涨的时候坯布价格不敢涨,原料跌的时候却又频繁遭受压价。
 
      有面料企业相关负责人无奈地说:“年前我们没有囤很多的原料,谁知一开年原料就涨疯了,我们接的单子都是年前就谈好价格的,但现在原料涨的这么疯狂,我们只能跟客户提出要涨价,但很多客户都不接受,我们也没有办法,毕竟是合作多年的老客户了,只能双方都做一点让步,本来要涨0.5元/米的布,在老客户那只能涨0.3元/米。”

 
      然而,这或许还算比较理想的交易情况。根据中国·柯桥纺织指数显示,随着原料价格的大幅上涨,下游面料的价格却出现了不升反降的情况。相关数据显示,自开市以来,中国轻纺城面料市场服装面料销售逐日推升,新风格面料市场成交小幅增量,但大众面料成交相对不足,价量较2月初仍有小幅下跌。夏季面料下单较2月初小幅下降,且价格出现小幅下跌。其中,纯棉面料、涤纶面料、涤锦面料、粘胶面料、粘毛面料、麻粘面料成交价量不等量下跌。
 
      2020年一路飘红的家纺面料价格也似乎后续乏力。指数显示,虽然创新色泽花型面料现货成交量和订单发送量环比小升,但大众面料成交相对不足,价量较2月初仍有微幅下跌。其中,床上用品类现货成交和订单发货环比回缩,价格指数呈小幅下跌走势;窗纱类现货成交和订单发货环比回缩,价格指数呈小幅下跌走势;拉动家纺类面料总体价格指数微幅下跌。

 
      “以往市场已经习惯了追涨,原料涨价总会刺激市场一定程度的备货,面料、染费上涨市场也会坦然接受。但是近期,下游客户对价格的激烈变化相当敏感,都只想要年前的低价库存面料,现在订单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旺,处于供大于求的情况。面料企业为追逐订单,出现价格不升反降现象也不难理解。”有业内人士这样分析。
 
      刘兴国对此表示,“原料价格的上涨,将对企业生产经营产生直接影响。在获利动机的驱使下,企业总是希望能够把原料价格上涨的影响向后传导给用户,但这一想法是否可实现,取决于企业对产品价格的掌控能力。”刘兴国还进一步解释说,“在当前总体供应过剩的市场环境下,产品市场竞争压力大,企业调涨价格的难度很大,也就意味着企业很难将原材料价格上涨的不利影响传导给用户。”

 

找准化解之道
 

      那么,面料企业如何化解此轮原料上涨的压力?
 
      “从情理上讲,原料涨价,产品价格应该随之上调,但在经营活动中外部的制约因素很多,公司将通过强化各项采购成本管控,结合公司在行业内积累的经验,并持续开展降本增效工作,通过持续推进精细化生产、技术改造等进行节能降耗,同时与战略供应商加强合作,通过价格的‘峰谷效应’加强采购管控,积极化解原材料的供应安全和价格上涨风险。”江苏鸿鸣纺织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张春伟告诉《中国纺织报》记者。
 
      很多企业对成本上涨的问题上,更是早早部署了应对措施。绍兴英吉利印染有限公司与北京数制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开发的“智慧印染”工业互联网平台,通过低成本数字化改造,降本增效,将印染企业原本经验式的生产管理转变为更科学、集约的生产模式。该公司总经理王文俊说:“智慧印染可以通过精准分析采集数据,不断优化工艺流程,提高染色一次合格率,为企业节省时间、人力、能源等成本,实现节能减排、提质增效。”

 
      刘兴国建议,“中小企业化解原料涨价的压力,既需要自身积极作为,更需要政府及金融机构提供帮扶。”他进一步指出,“企业自身作为的方面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:一是中小企业自身要想方设法挖掘内部成本节约的潜力,尽可能实现成本的节约;二是从设计角度着手,寻找可替代的低成本原材料;三是探索推进产品升级,以深加工和高价值化,应对成本上涨压力。”

      刘兴国还建议,“政府与金融机构帮扶方面主要在四个方面:一是继续推出减税降费方面的新举措,尤其是需要针对中小企业推出结构性的减税降费举措;二是降低中小企业综合融资成本,进一步扩大普惠性贷款规模,扩大普惠金融覆盖面;三是采取刺激市场有效需求、稳定产业链方面的政策举措,如增加面向中小企业的政府采购,协调产业链上大企业适当向中小企业让利;四是采取必要的市场稳定措施,对原料市场的不合理涨价行为实施干预。”

 

 转自《中国纺织报》


window.onerror=function(){return true;}